变异后疫苗还管用吗?高福、张文宏:提供基础免疫、跑赢新冠病毒唯一决策

  中新网上海6月4日电 (郑莹莹 孙自法)“这个病毒越来越看起来将流感化,它来回变,变了后,你的疫苗还管用吗?疫苗至少给你提供一个最基础的免疫”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4日在2021浦江创新论坛之全球健康与发展论坛上说。

  高福进一步说明,像流感为何要打疫苗,是为了减轻疾病负担,疫苗给我们提供了基本的基础免疫。

  高福说,病毒和人类的关系就像猫鼠游戏,慢慢在适应,猫也不能把老鼠吃了,老鼠也不能把猫怎么样,很多种病毒和人类就是这样的关系。

  我们是不是一定需要疫苗才能战胜所有的传染病?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视频演讲中说,事实上也不一定都是这样,人类历史上,有无数的感染性疾病跟人类共存,无数的病毒、细菌、真菌跟人类共存,大多数情况下,人类是通过很多年的时间,跟病毒共进化,最终疾病会在人类社会中生根,同时人类也获得对付它的能力。

  但张文宏指出,对于一些特别厉害的传染性疾病,比如天花、霍乱、鼠疫,如果我们不采取特殊的疫苗措施或者公共卫生措施,或者治疗措施,我们就会碰到很大的问题。

  对于新冠病毒,张文宏说,如果不采取疫苗的接种,就得采取非常严格的公共卫生措施,“传染病历史上大家经常讲的一句话是:只要世界上还存在一例这样的病例,我们就不能说我们已经消除了这个传染病,也就是说一旦国门打开,我们仍然会面临极大的风险。”

  群体免疫是否行得通?张文宏分析说,如果按照过去没有非常强有力的现代公共卫生策略,同时没有非常严格的疫苗普遍接种的情况,最终我们需要长达数十年的时间,才可以真正获得群体免疫相当的水平,“也就是说,我们需要很长的时间,才能达到与这个病毒可以共存,同时不会引起大量人死亡(的水平)。”

  在这种情况下,世界各个国家都加大了疫苗的接种。张文宏介绍了以色列的情况,“大多数还是最初的这个国家自己流行的菌株,那就意味着我们今天疫苗的接种,对现在世界上出现的各种可能有逃逸风险的突变株,仍然处于一个非常有效的位置。再次证明,疫苗的广泛接种,会成为我们今天在公共卫生策略以外最有效的一个措施。”

  张文宏强调,如果一个疾病传播率非常之广,我们就必须进行疫苗的接种,“从传播的水平,以及从疾病引起的病死率两个角度来看的话,新冠必须进行疫苗的接种。”

  “对于未来,我们看到不确定的新冠疫情的防控,因此我们今天仍然坚持,普遍接种疫苗是唯一我们可以跑赢病毒的决策。”张文宏说。(完)

【编辑:张燕玲】